[Logo] SCP基金会中文讨论论坛
  [Search] 搜索   [Recent Topics] 最新主题   [Hottest Topics] 热门主题   [Members]  会员列表   [Groups] 返回首页 
[Register] 会员注册 / 
[Login] 登入 
[3000大赛]SCP-3000: The End of History/历史的终结  XML
论坛首页 » SCP翻译文档发布
发表人 内容
ashausesall
荣誉主管

注册时间: 22/05/2016 12:46:06
文章: 539
离线


SCP-3000

项目编号:SCP-3000

项目等级: Keter

特殊收容措施:具合适权限的人员可参见文件3000-NRK(附录)以获取SCP-3000收容指导及未来收容计划。

SCP-3000-1与-2 样本存于生物研究区域-12,与其他多个来自SCP-3000的物种一起收容。

SCP-3000-3已同意派出团体“地球联络与研究委员会”作为与基金会的主要接触方。SCP-3000-3已进一步同意仅在基金会指定的地点运作通往SCP-3000的传送门。基金会已指派SCP-3000工作组作为SCP-3000-3的主要接触方,并同意为将SCP-3000-1引入地球做一切必要准备。但实际并不采取任何散播SCP-3000-1的举动。

SCP-3000-3必须被诱导为相信地球已遭某种未知媒介感染,使得 SCP-3000-1绝育、且地球人类不适于SCP-3000-1寄宿禁止向SCP-3000-3介绍欺诈的概念,不仅禁止直接透露,也禁止在谎言易被发觉的情况下对SCP-3000-3成员进行欺诈。

机动特遣队Samekh-7被指派加入SCP-3000-3运作下研究计划,对其研究进行拖延、误导地球相关信息、并对SCP-3000-4展开秘密研究。部分成员也将额外对SCP-3000-3展开人类学研究。参见MTF Samekh-7规章获取详情。编入基金会运作下研究计划的SCP-3000-3成员必须被密切监控,不得允许其离开基金会站点,或是接触到未授权的人类社会描述。

在SCP-3000-4启动时,《防止星际接触中非异常入侵物种扩散,第三版》内的协议必须被各方遵照执行。

假情报协议已被安排散播,令科学共同体相信HIP 56948不具行星系统。

描述:SCP-3000是一地球大小的行星,围绕距离地球208光年的G类主序星HIP 56948旋转。SCP-3000上有多种异常,分别给予子编号。
 SCP-3000-1是一种类甲虫的SCP-3000原生生物,会在被SCP-3000-2感染后寄生人类。
 SCP-3000-2是一种类阿米巴变形虫的微生物,会感染人类及SCP-3000-1并影响二者的行为。
 SCP-3000-3是SCP-3000上的一个先进技术文明,由SCP-3000上全部300亿原生人类组成。全体成员被SCP-3000-1寄生。
 SCP-3000-4是一能在SCP-3000与地球间创造可通行传送门的设备。

SCP-3000各组成部分细节如下:

SCP-3000
SCP-3000比地球重3%,自转周期30小时,以0.9AU的距离围绕HIP 56948旋转。地表气温与地球相类似,绝大部分陆地(占星球总地表区域的40%)用于SCP-3000-1和-3广泛居住。剩余SCP-3000地表则被直接或间接地改造为供SCP-3000-1及-3居住。

SCP-3000具有在生物化学上与地球相类似的生物圈,然而除人类外未发现任何物种为双方原本共有。地球上几乎所有的生物进程都能在SCP-3000上找到,反之亦然。对SCP-3000上生命的基因分析显示其在约31亿年前有一共同祖先,后续生命(包括人类)为自然演化产生。怀疑这是SCP-3000自身具有的某种异常性质所致,但尚未确认。在过去的数世纪内,大部分无助于SCP-3000-1传播的SCP-3000原生物种都已遭SCP-3000-3灭绝。

当前收容措施已注意到了不同环境间引入入侵物种的风险。目前仅针对宏观生物进行防备;不能排除有入侵微生物的可能。

除此文件所述内容外,尚未在SCP-3000上发现其他异常现象。SCP-3000-3的统治委员会否认知晓任何异常现象。

SCP-3000-1

一只SCP-3000-1正在与地球植物互动

关于SCP-3000-1的详细生物与结构信息,参见文件3000-1-A0到D-11。

SCP-3000-1被SCP-3000-3称作“Marce”,与甲虫有多种共同的显著特征:身体对称、壳质外骨骼、六条腿、有翅膀且长有硬化的外壳。成年个体体长2-3厘米。SCP-3000-1能从其腹部的一个腔洞分泌出类似蜘蛛丝的蛋白质纤维,被称为“silkate”,此外也能分泌出包裹身体的苛性液体作为防御手段。

在自然条件下,SCP-3000-1以约一千只个体群居生活,大部分时间处于空中飞行,并以各种高大固着生物的种子类似物为食。性繁殖在半空中进行,虫群的后代被置于大型育儿袋内,由部分成员携带直至成熟。在野外SCP-3000-1的寿命约为15年。

感染SCP-3000-2会使其行为发生剧烈改变。受影响个体不再群居,其头部会长出3厘米长的尖头蜇针。入夜后SCP-3000-1会搜寻人类,用蜇针向其体内注入强效麻醉剂,削弱其肌肉收缩强度。SCP-3000-2也会在这期间注入对方体内,其神经性影响会在7分钟内出现。

在3分钟内,SCP-3000-1会从蜇针内分泌出苛性液体,使其能在宿主的体表开出一个略大于个体自身的洞口;之后SCP-3000-1会进入此腔洞内,用silkate将其完全封死。 SCP-3000-1会通过silkate屏障吸收养分并排泄废物及SCP-3000-2,后者在该个体及其宿主的血流中交接。此状态下个体寿命约3年,具体与宿主健康状况有关。

SCP-3000-1占据了大约30%的SCP-3000陆地,主要位于SCP-3000-3建立于星球各处的“保护区”内。这些保护区内含不包括SCP-3000-1天敌的人工生态圈,并有充足食物,会有其他物种引入其中保证生态平衡。

SCP-3000-2



SCP-3000-2是一种SCP-3000上原生的真核单细胞生物。已发现多个演化近亲;这些物种会寄生SCP-3000-1和其他相关生物,造成行为和生理变化,没有表现出异常性质。SCP-3000-2的祖先最有可能是一与此类似的物种。

SCP-3000-2会通过物理接触传播给SCP-3000-1,并通过血流接触传播给人类。在人类中,SCP-3000-2会定居在前额叶、顶额叶和颞叶的神经组织中,转化为类似神经元的细胞并构成有效的神经网络。此状态下SCP-3000-2细胞并不复制。SCP-3000-2感染的主要影响包括:

 对SCP-3000-1的良好生存和散播产生出迷恋。被感染对象会首先追求被其认为有利于SCP-3000-1的活动。其他顾虑,如道德和自我保全仅会在其有助于此目的时被保留。娱乐活动会在对象无法辨别出能有利于SCP-3000-1的做法时进行。对象会同时重视SCP-3000-1在当下的繁衍与其种群的长期存续。
 对SCP-3000-1相关刺激产生愉悦反应。受感染者会对SCP-3000-1或其寄生形态的赘生物特征的视觉、嗅觉、听觉和触觉联想做出积极反应。经典条件反射能在有限的程度上将这些感受转化为其他刺激。
 高度理性化的行为。感染者具有远超于平均水准的理性思维能力,它们将此用于评估所接触的一切信息,以辨识出最有利于SCP-3000-1的做法。受影响对象拒绝思考不支持SCP-3000-1的价值观或可能性。对象仍可在极端条件下做出非理性表现,但总会在两周内回复理性行为表现。
 情感抑制。受影响对象仍能感受到情绪,但极少发挥作用,也能轻易地依照新信息加以抛弃。情绪表达时常夸张。
SCP-3000-2不能在人类体内繁殖,大部分细胞不能存活超出30日。在全部细胞死亡的两年内感染者便会完全恢复。要使SCP-3000-2持续存在于人体内,必须定期注入SCP-3000-2或(更常见的情况)移植SCP-3000-1。

SCP-3000-2在野外SCP-3000-1群体中并不存在;捕获的SCP-3000-1个体会在被引入给人类前预先暴露感染。

SCP-3000-3:生态
SCP-3000-3由基因上的人类组成;在生理上它们与人类并无区分。实验显示地球原生人类和SCP-3000-3能产生后代。

SCP-3000-3 与地球人类间约有35%的基因差异。这被归于大约460年时间的系统性选育所致,其目的是为了让SCP-3000能更好地适于SCP-3000-1寄居(更大的身材、脂肪组织更厚、疼痛反应减弱,等等),以及为整体健康剔除基因遗传疾病及缺陷,并使其对常规感染疾病具抵抗力。

自2017-03-24,SCP-3000-3的统治委员会发起一全球范围的计划,要在接下来的30年内为SCP-3000-3引入人人造基因。计划宣称的目标是减少30%的资源消耗、对地球病原预先产生免疫力、并将人均SCP-3000-1寄生数量提高十倍。推测这些改变将令SCP-3000-3完全变为一不同物种。

SCP-3000-3的成员从未被发现为 SCP-1719-1个体。

SCP-3000-3:技术(及SCP-3000-4)
SCP-3000-3的技术,特别是SCP-3000-4,尚未被基金会所完全了解。部分是因为这些技术大多过于先进,但SCP-3000-3也保留了各种科学和工程学成果,以诱使基金会把地球改造为适于SCP-3000-1栖息。SCP-3000-3在医疗、材料科学和制造业上的先进成果可分别在附录3-R, 3-S, 3-T中查阅。
SCP-3000-3有能力以多种方式利用十分之一的HIP 56948投射能量。大部分能源以风力、太阳能和潮汐能发电站的方式采集,位于SCP-3000的荒漠与海洋中;在能量无法获得或难以获取的场合,时常会改用本地生产的地热及核聚变能源。SCP-3000-3已开发出多种可行的核聚变方法,但性价比无一能超过最佳条件下的太阳能。

SCP-3000-3已开发出百亿亿级量子计算机,用于处理巨量数据、以此制定并实施公共政策。SCP-3000-3宣称已开发出了真正的人工智能来使用这些计算机,但实际并不允许对其展开使用或创造,其原因并未对基金会透露。对此问题的广泛问询总是招致敌意。

对人工智能的禁令也阻碍了大规模自动化,然而工厂内却反常地实现了高度自动化;此外,SCP-3000-3虽然有能力在不违背禁令的条件下部署先进机器人协助大部分工作,却仍是几乎不加以使用。

SCP-3000-3生产的粮食作物已经受过广泛基因工程改造,在收获量、抗病性、空间效率、资源效率和营养价值上都已被改良。为此,仅有13种作物被作为食物农业化生产,均是与植物类似的固着光合作用生物。在SCP-3000-3的主食制造上运用有多种处理与混合手段,其性质能适应不同情况。

SCP-3000-3为研究和通信发射了多种人造卫星。SCP-3000-3有能力进行太空旅行但极少实行;在此领域其技术并未在本质上超过基金会。所有其他HIP 56948环绕行星都曾被SCP-3000-3造访过,有11名成员永久居住在母星旁第三颗行星上的人造定居点中。

SCP-3000-4
SCP-3000-4是一座设施,能在其中心的仪器与空间中任意地点间创造虫洞。SCP-3000-4占地113平方公里,位于SCP-3000上未使用的极地内。设施绝大部分被用于创造和传输多种形式的外星物质和创造在1040 瓦特范围内的短时激光脉冲,以稳定虫洞使其长期存在并可通行。基于基金会尚未明了的原因,除了联通两地外这对目标地点无任何影响。

SCP-3000-4的每次启动都需要大约一zettajoule (1021 焦耳) 的能量;作为对比,地球的年能量耗约为0.5 ZJ,而SCP-3000-3则每年消耗833ZJ能量。 SCP-3000-3主要使用SCP-3000-4检测被其辨识为扩张候选的行星,但它们也已探索过将其用于资源收集的可能。

SCP-3000-3:社会
对SCP-3000-3的完整人类学研究当前正在进行。本文件内的信息用作为SCP-3000-3组织的概览介绍。
概览
SCP-3000-3使用一种与荷兰语基本相同的语言,仅词汇上有多处差异。SCP-3000上曾使用过的其他历史语言均不能与地球历史相对应。当前没有其他语言为SCP-3000-3使用。SCP-3000-3有一覆盖全体成员的主导文化,仅在人口密度、气候和工业不同的区域间有细微差异。

在寄生性SCP-3000-1出现的约500年前,SCP-3000-3曾是普通的商业社会。在暴露前,SCP-3000-3消灭或吸收了当时存在的大约7000种其他文化;剩余文化在1712年的生态崩溃期间被灭绝,此事件起因是SCP-3000-3无差别地灭绝了捕食SCP-3000-1的关键物种,以及其他一些因素。

95%的SCP-3000-3成员居住于城市区域;这些城市的平均人口为三千万,基本位于气候温和地区,远离海岸线、活火山、板块边界等。SCP-3000-3修造的城市大体为封闭式,有一单独的平面供食品作物和特定生物生长。城市依照最大化生产力的目标设计;其次考虑的是各种表面衬垫,其所用材料模仿了SCP-3000-1的外观及质感,被用作一种公共娱乐。

我的一些同事在SCP-3000-3的城市里停留几天后被迫搬到了乡村地区。SCP-3000-3的各种走道和“街道”比地球上的办公室走廊还要窄,人却要多许多。地球访客要担负出现幽闭恐惧症和/或广场恐惧症的风险。
提示位置的可视路标非常少见,因为成员总体被预期为随时知晓自己身处何地。必须严加注意以防迷路。
- Dr. Shah的初期报告


剩余的SCP-3000-3成员居于乡村区域,被安排监控和维护SCP-3000的气候及生物圈,也参加供给农业、矿业和材料生产。乡村社群的组织和建筑依照其社群主要职能定制。

生活条件
SCP-3000-3的年轻成员接受公共化抚养,由健康及教育专员以100-300人的集团进行。SCP-3000-3成员会在15到18个月时首次被植入SCP-3000-1个体,具体取决于其体型和健康状况。随SCP-3000-3成长,更多的SCP-3000-1个体被允许进行寄生,到17岁时,成员体重每有3千克,其体内就寄宿有1只个体;这一时点后,仅在替换死亡个体时加入新个体。需要定期医疗干预缓和寄生带来的负面效应。

今天早些时候,我在观察一些工厂工人时被一根缆线绊倒了。没一会儿,两个附近的SCP-3000-3成员开始将我送去最近的医疗设施。一开始它们对我不愿意加入它们感到迷惑,但最后相信了我不需要协助,并解释了其行为的理由何在。
看起来,分心、疲乏和紧张一般是马斯虫寄生过多导致的病症。我这里的一切“反常”表现,还有其他所有基金会人员的,都已被暗中上传到追踪我们健康及活动的数据库里;被电线绊倒显然足以让我被“标注”。我甚至没注意到我被监视了。
- Dr. Hernandez的外勤笔记


所有SCP-3000-3成员自童年起就定期接受各式评定,确认养其生理及心理能力与天赋。所得信息被用来生成关于职业、正式教育、生活空间和健康需求的分配指派。
成人每日平均耗费十小时时间进行职业工作,剩余时间则用于自我维护(休息、进食、练习等)、接受各种主题的教育、以及参与各种形式的娱乐活动。娱乐几乎完全围绕暴露于SCP-3000-1相关刺激展开;一般形式包括触摸寄生产生的肿块(自身或他人身体上的均可)、聆听SCP-3000-1虫群声音的音频、全身包裹模仿SCP-3000-1表面质感的服装、或是参观SCP-3000-1饲养区。

穿着“马斯虫囊块”假体是好坏参半的事。虽然统治委员会的红手帕和指令足以避免SCP-3000-3成员把我拖走摘取器官,这些假体还是能大幅缓和那种针对未被寄居者的暗藏敌意、以及随处可见的轻蔑。
负面效应则是每天我都会被蹭上几次,因为总有穷极无聊的人要从囊块相触的快感中取乐。我理解我们说想体验一下,这是一开始为搞到这些假体的借口而已,但至少可以说这种物理感受本身就是扰人的。我应该另寻其他的“稍后再试”标签等价物。
- Dr. Marino的外勤笔记


社会组织
关于SCP-3000维护、居民生活及SCP-3000-3每日运作的大部分决策都是由专用电脑程序处理完成。人类互动基本限于设计和维护此类程序,以及生成程序使用的输入数据。SCP-3000-3的政治系统也因此与地球上过去或当下的任何政治实践不相类似。SCP-3000-3“统治委员会”的主要任务是收集、阅读和分析各种报告,以辨识出上述程序可能无法正确考量的全球级动议。其发现可能被广播给全体居民。取决于委员会自身决定。

SCP-3000-3成员间的直接互动一般在其职业背景内进行,且目的几乎仅是为合作行动或交流实用信息。收容程序可以利用这一点:因其人际互动对象均为SCP-3000-3的其他成员,其成员基本不熟悉欺诈的概念(对SCP-3000-3而言没有意义),因而不太可能独立验证被给予的信息。然而测试显示,一旦对象接触到了欺诈这种概念,仍能对其产生完善理解。

虽有良好的观察协议,我自己也进行了许多探索,但最后我们仍然不知道SCP-3000-3到底是怎么进行性活动和繁殖的。它们拒绝谈论此事,甚至不愿暗指。我没见过任何类似怀孕的情况,这可能意味着它们使用了人工授精,但我也不明白为何它们要如此在意对我们隐瞒此事。
- Dr. Shah的外勤笔记


SCP-3000-3成员作为交谈对象是可怕的;这一点要为我们研究团队的心理状况恶化负责。这些居民没有情感和概念深度,而对其确实拥有的情感又只会表现夸张,让人感觉是在和一帮很能识字、发育过度的小孩交流。
这种纯粹实用主义的交流观念让它们很少能集中注意超出两句话,它们期望的是继续回去工作,让你去找别人套取剩下的信息。它们基本上不懂客套;有一次我花了太多时间尝试聊天,结果就被带去检查是不是犯了中风。
和我在职业生涯里接触过的或者读到过的任何社会不同,我们的社会与SCP-3000-3间似乎不可能建立起任何人际关联。我甚至找不到办法把友谊的概念转达给-3,自然它们也没兴趣和我们求同。它们不是蜂巢的雄蜂但也差不多了:它们的个性只是以不同的方式爱抚马斯虫。
睡在我旁边的那个会把自己死掉的马斯虫挂到床柱上。楼下有个医生会把马斯虫液囊从尸体残余上切下来保存。有次我看到一个建筑师写作虚构的马斯虫野外生活记录。还有次我看到两个农民比拼谁记下的马斯虫基因密码最长。它们的个性全都是围绕这些甲虫建起。
睡了一夜好觉后再倒回来看看,上述内容更多是失意挫折和文化震撼的发泄,而非理性观察,但主干而言仍然是真实的。如果我能和地球保持定期联系待在原地会更容易些。未来的观察应被限制在两周一轮换,且/或来访的人类必须住在同一城市。这种状况让人实在无法忍受。
- Dr. Hernandez的个人笔记


越轨
对社会规范的越轨偏离在SCP-3000-3内非常罕见,大部分记录个案都归结于过去未辨识的神经异常或是SCP-3000-2感染未完成。越轨成员一般会被其他对象限制,带往最近的应对设施进行评估并可能[已编辑]

[解说已编辑]

除了对越轨及永久残废成员的处置外,SCP-3000-3不存在任何严重暴力行为;成员将此归结于SCP-3000-1存在于其体内,推测是它们令SCP-3000-3成为一个整体,并劝阻他者不要对它们造成伤害,或是将其社会地位归结于它们。SCP-3000-3满足全体成员一切物质需要的宣言目标也是产生自这种逻辑,同样地,资源获取权会在成员对SCP-3000-3无用时被撤销。

一旦疾病、年老或是越轨偏离导致某人无法对社会做出贡献,它们的身体组织就将被采集用作移植-它们能在实验室培养器官,但这样做更有效率。一部分被保留用作医疗实验;如果你了解地球科学家对那些无价值者所做过的事,你也就理解了这些实验基本是怎么样的。
人会在器官采集中承受不堪痛苦并最终死去,这种事实似乎是SCP-3000-3的常识,另一件事实是这也让组织培育设施的负担减少了27.8%。
- Dr. Boone外勤笔记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文件3000-NRK(需4级权限)
就如何消除SCP-3000带来的威胁已经考虑过各种提议。在一个或多个此类提议被实施前,SCP-3000收容主要为与SCP-3000保持稳定外交关系,并尽可能久地拖延军事行动。

因SCP-3000-2的效应,SCP-3000-3已表现出将地球及其居民用作SCP-3000-1传播平台的意图。推测这将包括采取已对SCP-3000进行过的同类改造,以及动用异常散播SCP-3000-1。

考虑到SCP-3000-3优越的人口、技术和协调能力, 若SCP-3000-3与地球全部国家间发生军事冲突,结果将不可避免地为SCP-3000-3一方取得胜利。

以10-3的投票决议,O5议会批准对SCP-3000的威胁展开无效化。附录NRK-1内已列举了多个战略方案;大部分需要同时摧毁SCP-3000-4以免对方撤离到地球,或是将选定的破坏手段散播到地球。

对SCP-3000-3技术进步速率的推测显示,在三十年内它将能实现对其他星球的可居住区域展开旅行和地球化改造。一旦发生此种情况,对SCP-3000威胁的消除将无法实现。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附录
附录: 摘录自Dr. Shah记录的初期报告, 其中记录到一名SCP-3000-3成员出现非典型行为。

半小时前,我一个人和一名SCP-3000-3成员一起在电梯里。就要开门时,它突然扯下了操作板,拔出了几根线;电梯停下来。然后我们聊了起来,我刚好有录音。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Me: 你在做什么?
It: 我想要些独处时间,我不想把场面弄大。
Me: (停顿) 你是什么?
It: 你懂的很快啊。我是有办法适应新情况的东西。对你而言,我看到了在我的星球上找不到的思考和话语,我将它们占为己有。五百年前,我看到了潜力无限的两腿物种,我将它们占为己有。
Me: (停顿) 噢。我觉得我明白了。
It: 别告诉我你看到有种微生物能形成神经网络,却没想到它有自己的意识。
Me: 也许你该给我们一些提示。我们在地球上有一些你。应该有一个能和我们的科学家对话,那些是更理想的-
It: (打断) 我不需要占用你们太多时间。我只是有个想法要向你们宣讲。
Me: 名副其实的电梯宣讲[搭电梯的30秒内把产品讲清楚]?好吧。我听着。
It: 放弃。
Me: 什么?
It: 你们的抵抗。这里的人毫不隐瞒要让你们的星球变成他们的,我能看出来你们对此不高兴。还有不要告诉我你们不能臣服于我 — 我从来不信你们的星球对我有魔法免疫,还不适宜甲虫居住。
Me: 假设你是对的。为何我们要臣服于你?
It: 考虑到你们社会的价值观,我能赋予你们很多。你们厌倦了战争和冲突吗?我能给你们唯一的目标,还让你们从偏离的诱惑中解脱。你们重视人命及合伦理的对待,不是吗?你们已经知道了这里没有暴力,没有仇恨,这里没有欺诈,因为我赋予了所有人价值观。你们想要乐趣?这些人狂喜着侍奉我,体验我。贫乏?对他们不是问题。
Me: 我见过它们对越轨者、老弱者的所作所为。我知道它们对住在星球上的其他人做了什么。我知道它们对自己的幼童做了什么,直到它们明白必须要等一年。
It: 如果这些就是底线所在,我可以做出改变。不懂变通我就什么都不是了。
Me: 我怀疑你会不会如此懂变通,比如不把我们变成给你制造更多狗屁甲虫的工具。
It: 我觉得我也得有个底线。我有办法解决肆虐你们世界的全部问题。你们为何要阻止我呢?你们到底知道不知道?
(沉默)
It: 现在,你们还有的选:让我来,或者不。但三十年内,你们就没得选了。它们能轻易征服你们。
Me: (停顿) 你不可能有所止步。不管你扩张到多远,不管你达成了什么,不管你有多少马斯虫,你都会前进。如果有石头绊脚,你就会找办法应对-谋杀,如果有必要。这…不能发生。什么事都有个终结。
It: 你想讨论终结?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逃避终结。这就是我们的本质,说到底,就是用尽不同的办法去拖延躲避。你想知道我们之间的不同到底在哪吗?
Me: 在哪?
It: 你们想保护自己免于终结,和它和平共处,让自己不去关注它—但它到底会来到。我,则不同-我会确保没什么东西在我之后,没什么能留下来阻止我。我就是终结。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这时,电梯技术员打开了门,和我谈话的那东西离开了。我再也没找到它。
askua2004
SCP基金会高级研究员

注册时间: 27/12/2016 09:03:40
文章: 155
离线

还接触什么啊,快把所有传染病毒scp送过去吧
快过华莱士
SCP基金会文员
[Avatar]

注册时间: 06/02/2017 08:56:30
文章: 75
离线

好想加一个:
已证明基金会持有多种手段能够完全无效化3004。(如使用scp-xxx,scp-xx)
然而限于伦理委员会阻拦这些方案均无法实施。
 
论坛首页 » SCP翻译文档发布
前往:   
Powered by JForum 2.1.9 © JForum T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