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SCP基金会中文讨论论坛
  [Search] 搜索   [Recent Topics] 最新主题   [Hottest Topics] 热门主题   [Members]  会员列表   [Groups] 返回首页 
[Register] 会员注册 / 
[Login] 登入 
[末日情景大赛—死亡终结情景]SCP-3448 Halfterlife/来生半途  XML
论坛首页 » SCP翻译文档发布
发表人 内容
ashausesall
荣誉主管

注册时间: 22/05/2016 12:46:06
文章: 490
离线



SCP-3448-A在SCP-3448内

项目编号:SCP-3448

项目等级:Thaumiel

特殊收容措施:SCP-3448仍在Site-2718保持活动。每日检查SCP-3448是否有更多信息从SCP-3448-A送出。黄昏计划将调查SCP-3448-A提出或指示的任何逃离方法。

描述: SCP-3448是在黄昏计划中开发使用的通信方式。利用MRI、粒子加速器和异常性仪式技术,SCP-3448能使某人在死亡后仍然与生者世界保持联系。SCP-3448外形类似MRI机器;但其额外异常部件通过跨接线和定制电路板从外部联入。

SCP-3448是黄昏计划为完成其任务所用的主要工具:收容死亡这一黄昏级认知危害。

对象从主开口进入SCP-3448。在对象完全进入后,异常部件会将对象转化为半死(1)状态,其所有身体活动停止。进入此概念状态的对象称为SCP-3448-A。这使其意识可在身体完全进入死亡(称为SCP-3448-1)状态后自由脱离。不幸的是,大部分关于SCP-3448-1性质的文件都已丢失(参见附录3448.1)。

当意识以此方式离开大脑,异常电活动会在无能源的情况下继续发生。此活动被称作残留信号,与大脑在活体下进入SCP-3448-1时所做出的反应相同。(2)与这些电信号进行交互后,基金会得以同SCP-3448-A展开双向通信。.

为深入理解残留信号,SCP-3448另有一异常性部件对其加以解读。该部件主要生成图片,但也有个别语词出现。

特工Anthony Michaels,初期测试外唯一成功使用SCP-3448的对象,为当前的SCP-3448-A。截至目前SCP-3448-A仍表现出标准残留信号活动。

附录3448.1: 下面是一系列使用SCP-3448的记录。由于正式测试记录已依照O5-4指示销毁,大部分记录都以实验笔记或残留信号通信报告形式呈现。

SCP-3448 初期对象采访
Young: 请说出你的名字以供记录。
Michaels: 特工Anthony Michaels。
Young: 你为基金会服务了多久?
Michaels: 十四年。
Young: 你的下个任务是什么?
Michaels: 让我肯定没法服务到十五年。
Young: … 你知道这是正式记录,对吗?
Michaels: 嗯,但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我总得开个玩笑。而我们都知道我就剩这么些玩笑了。
Young: 我知道,我知道。但,先回到采访再说。你为何志愿参加此任务?
Michaels: 为我的家人。
Young: 你能解释下吗?
Michaels:好吧,我爸已经临终好久了。我和他谈过,有次他醒过来说等离开医院了他要做什么。他说他要去阿拉巴契亚的小路远足。从佐治亚一直到缅因。这个男人独自抚养了三个孩子,而他到最后想要的不过是一次美好的远足。
Young: 这不像是回答了问题。
Michaels: 对,我想这不是什么很明确的答案不是吗 [轻笑]
Young:拜托,我们是在为报告准备。必须比这更专业点。
Michaels:抱歉抱歉。我说这些的意思是,嗯…我想给我爸一次机会。当然,它可能做不到穿过小径、爬上高山或者什么,但我不想他死。他应该得到更多回报,我愿意替他牺牲自己。他也肯定会为我做一样的事。
Young: 你明白基金会不必遵照你的意愿。这意味着,一旦你的任务成功,我们可以选中你父亲进行选择性处决。
Michaels: 我要把握机会。如果我们能收容死神,我相信基金会只会在必要时松开他的新捆绳。此外,我不信我爸会是其中之一。
Young: 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Michaels: 我想我该感谢你们给我这次机会。
Young: 好吧,嗯…我很荣幸, Michaels特工。
Michaels:参与黄昏计划也是我的荣幸。
Young: 好了。采访到此结束。

成像报告和相关实验笔记
SCP-3448初期测试实验室笔记
好了,动笔写下第一页实验笔记。只是为之后的正式测试记录些思维随笔。所以,致以后的读者(对,就是你未来的Emily),你大概应该看下正式报告。
我们已经确认这东西一如既往能有用。我是说,个别部件的动物测试已通过。这是我们在不把人100%扔进去下所能得到的最好确认。
所以目前的计划是这样-派出Michaels,让他做侦察。让他调查了解这地方是怎么样,还有别的什么人在,等等。然后,我们会利用对死神的最新了解想出办法收了他。最后我们就…我们就完工了大概。这就是我们的黄昏级白鲸记。除了没有要杀掉它的部分。
Michaels几天前完成了SCP-3448的使用训练。不确定他要多久才能适应死亡,这意味着我们不知道要多久他才能和我们真正说上话。但现在是最佳时机。最坏的情况,我喜欢这人,但他已经要去死了。我们只是要让这人安息。
不能用D级很糟,但高层不相信他们会听命令。毕竟我们应该不能拿处决相威胁。
我看到Tony今天在打扫宿舍。我问他什么感觉时他开了解玩笑,像是“应该不会杀我两次”。然后扔出了一盒子个人纪念品,包括我在基金会圣诞礼物交换上给他的泰迪熊。他已经做到最好了。但,还是要说,他大概一直都准备着。
那个泰迪熊现在在我办公室。

SCP-3448 第1日成像结果
<08:30 — 09:00> 剧烈闪光。
<09:00 — 09:05> 类似汹涌海洋的图像
<09:05 — 12:05> 剧烈闪光。
<12:05 — 12:48> 前一图像出现三小时后生成。似乎为一人形个体被数百只昆虫围绕。持续43分钟后昆虫消散;极度肿胀的人形倒在地上。
<12:48 — 18:48> 灰色阴影
<18:48 — 23:52> 和08:30—09:00图像中的汹涌海洋类似,但水被换成了12:05—12:48图像中的昆虫。
SCP-3448 Day 1实验笔记
起效了。虽然不太顺利,但起效了。上帝啊Tony在签约的时候想的都是些什么?
我们知道死亡应该是坏的不能更坏。至少,记录是这么描写的。我们以为保留尸体应该能减少感知问题,但我觉得这没有预想的有用。但这才第一天。我们的计划给了他十天,之后我们便会弃船逃跑更换对象。
还有,我们得把Jared调到其他站去。他在监控轮班的时候吐了一地。我不全怪他,但他应该照顾下大家快点去卫生间解决的。希望Tony不要送回太多这种视觉画面。

SCP-3448 Day 2成像结果
<02:00 — 02:03> 消瘦的人躺在一片荒漠中。背景中似乎有一绿洲。
<02:03 — 10:03> 噪点。
<06:00 — 12:00> 一个男人蜷缩,靠在压实沙土构成的房间角落。各种骨骼和根从墙上突出。
<12:00 — 18:00> 墙内出现昆虫翅膀并开始振动。
SCP-3448 Day 2实验笔记
好,看起来他冷静下来了。不全是连贯的,但也有些东西。明天我们看看能不能和他说上话。我说“说话”但正是含义是把他的脑电波调整成有意义的模式。我们知道这有用,但我们完全不知道这是什么样的感觉。实验鼠很难给你这样的反馈。
但要是这些测试有用我们就在靠近些什么。我们大概会让他开始探索?我觉得这不是对的表述。或者就是对的。我们不知道这是个地方还是什么心理状态之类的。O5-4给我们的记录听起来感觉像是他还在这,在地球上。只是在以所有可能中最可怕的方式经历一切。我更期望有一幅地狱画面。

SCP-3448 Day 3成像结果
<06:00 — 06:03> 一只毛虫从树洞里爬出
<08:03 — 08:13> 叶子在风中吹起。风向突然变化,叶子在舞动。
<09:13 — 09:15> 06:00—06:03图像中的毛虫吃掉了 08:03—08:13图像中叶子的一部分。
<09:15 — 13:15> 各种红色阴影
<13:15 — 13:15> 一个消瘦的男人在打墙。
<15:15 — 15:29> 与09:13—09:15图像相同,但毛虫停止进食,叶子被替换为同等大小的手掌,仍在风中挥动。持续十分钟直至风停。只有一只手无力悬挂着。做出OK手势。毛虫开始吐丝做茧。
<19:29 — 21:03> 前一画面中的手开始奋力挥动驱赶昆虫。昆虫与任何已知物种不同。它们有形似蜜蜂的蛰刺,和形似蜘蛛的肢体。毛虫织好了茧,在整个画面中未受干扰。
SCP-3448 Day 3实验笔记
他终于连贯了起来,感谢上帝。我是说,这个连贯都是说轻了。他和意识往常流过空间一样完整。他挥手说了“嗨”(我认为),这很好。
其他新闻,我和 Tony的姐姐Joyce说了说。看来她是在Site-23的生物部门工作。当然我没告诉她Tony怎么了。但我还是引出了昆虫。显然Tony有某种昆虫恐惧症,但叫做恐惧症实际不是太坏。就只是会吓到他。
无论如何,这对Tony的图像带来些有趣的解读。我不清楚 SCP-3448-1是不是遍地虫子,但也许遍地都是你害怕的东西,或者这只是Tony对它的解读。不过我倾向于后者。死亡是你所造的东西听起来更有诗意。不过我的“诗”不会出现在正式报告里。
我想知道我会看到什么。


Day 4静止图像,10:00-14:22成像。男人和篱笆此时还不可见
SCP-3448 Day 4成像结果
<10:00 — 14:22> 男人在花园中寻找。不知道他在找什么。花园向所有方向无限延伸,男人在探索途中路过大片雏菊。大部分路程中男人都在沿着一条由两侧篱笆隔出的道路前进。男人突然停下,看向一簇雏菊,越过篱笆向花丛靠近。图像在他的脚落地后切换。
<14:22 — 17:22> 各种绿色与紫色阴影
<17:22 — 17:27> 10:00—14:22图像中的男人扒开了一些泥土,以惊讶和恐惧的表情注视地面。男人看到的东西被雏菊遮挡。三分钟后,一个枯瘦、皱褶的手从屏幕外伸出,碰着男人的肩膀。
<17:27 — 18:27>噪点。
<18:27 — 18:39> 男人现在站在篱笆后。一个小女孩在用手把泥土掩埋到土地上。大量昆虫围绕女孩。她看起来很满足。不知女孩是否察觉了昆虫。男人的左手似乎因叮咬肿胀。
<23:39 — 01:02> 男人沿着图像1中的道路向回走。其左手仍然肿胀。他右手拿着一朵郁金香,边走边看。没有其他人员。在一小时八分钟后,男人突然回头看向肩后,耸了耸肩后继续行走。
SCP-3448 Day 4实验笔记:
今天开始探索。探索是指让Tony主动想办法把这地方传达给我们。我不觉得那真的是遍地花海阳光明媚。很幸运,他这次基本是连贯的。不过,我觉得他的通信还是比我们想的要隐晦。 我会研究几天前他的行为。
我们不知道那个女孩是谁。不清楚她是在代表着什么。我们大多觉得她是另一个卡在“半死”状态的人,但我们也没有任何确定。不过,为免我们不幸说中,高层已开始对常规嫌疑人(混分、蛇手、GOC等)进行渗透,保证不是他们抢了先手。
推测Tony也能理解我们,我们要给他任务去和女孩更多交流并回报。

SCP-3448 Day 5成像结果:
<05:00 — 05:20>灰云笼罩天空,没有降雨。
<05:20 — 10:20> 噪点。
<10:20 — 10:30> 一个泰迪熊,一个玩具填充乌鸦,一个女孩围坐桌边。女孩给泰迪熊和乌鸦上茶。没有反应。她继续为两者倒茶。
<10:30 — 13:30> 暖黄色阴影
<13:30 — 14:16> 与10:20—10:30一样的图像,但泰迪熊的茶杯上出现裂口,乌鸦在面对泰迪熊。女孩似乎在和填充动物交谈,但对方没有回应。
<14:16 — 15:16> 亮红色阴影
<15:16 — 15:38>和13:30—14:16一样的图像,但乌鸦开始从接缝处解体。昆虫从接口内爬出。泰迪熊和女孩似乎都未察觉。
<15:38 — 16:38> 暗红色和黑色间切换。
<16:38 — 16:44> 在1600成形。和图像4一样,点昆虫吃掉了部分的泰迪熊。女孩似乎惊讶而沮丧。五分钟后她开始盯着几乎被昆虫覆盖的填充乌鸦,接着她放下了茶并离开。
<19:44 — 20:04> 男人蜷缩在房间角落。他前后摇晃着。他的身体似乎肿胀,遍布细小的昆虫咬伤。
SCP-3448 Day 5实验笔记:
我想大半个团队都在为这些惊悚爬虫感到不适。我只能想象Tony是什么感觉。我们给他一天时间从今天的鬼东西中恢复暇。不会进行采访或者探索之类。
其他新闻,我们对这个姑娘有了些进展。她几乎和 Tony的妹妹Joyce在八岁时一模一样。关键词:“几乎”。我不知道是Tony没把图像传回正确,还是这东西只是看着像Tony的妹妹,但颧骨略高而棕发略有偏暗。或者这是Tony对她妹妹的记忆?又或者有谁家孩子长得和她很相似?
老实说,这些细节可能并不重要。我敢赌明天我们和Tony的“谈话”会把这弄个明白。

Day 6成像结果:
<10:00 — 10:05>男人背靠泥墙而坐。植物根和骨头从墙和天花板伸出。他看起来劳累且出着汗。
<12:05 — 12:08> 一个问号。
<13:08 — 13:14> 10:00—10:05图像中的男人我这一个小女孩玩偶和一个乌鸦玩偶。他将玩偶靠近彼此放置,让女孩的手臂环绕乌鸦,乌鸦的翅膀环绕女孩。
<14:14 — 14:14> The man shrugs.男人耸肩。
<23:00 — 23:13> 男人又一次背靠墙壁而坐。五分钟后,他猛地看向一边。他快速站起向相反方向跑出房间。在三分钟后大群昆虫进入屏幕。
<23:13 — 24:00> 白色。
Day 6实验笔记:
操。操操操。他这他妈在搞什么tony
操。
好。好了。深呼吸。抱歉了未来的我,我不该用笔记发泄。走运这不会出现在正式报告里。
总之。Tony在…好吧他对这姑娘没太多了解。至少没告诉我们太多。我想她是这些虫子的朋友?或者至少是那个乌鸦东西。或者也许他们是同一个实体?它们肯定有关联。
现在我们等待Tony给我们回信。幸运的是,我们有咖啡。

SCP-3448 Day 7成像结果:
<16:00 — 16:43> 男人跑过雏菊花园。他似乎略有瘸腿,并有规律地检查肩膀。
<16:43 — 19:07> 亮红色和黑色间闪动。
SCP-3448 Day 7实验笔记:
就这些。他就…他就这样跑着。
我们已经试过想办法帮他。Jared冒出个主意说给他送些杀虫剂。我知道他开玩笑,因为他一紧张就忍不住自作聪明,但也许他说对了什么。明天想想怎么能给Tony送上支援包。
SCP-3448 Day 8成像结果:
<02:00 — 02:43> A男人跑过花园。三十分钟后,他经过一名女孩身边,后者似乎在种植什么。他对女孩呼喊。女孩转过身。她在种植其他雏菊。男人冲向女孩,用手抓住她。女孩开始说话,但男人到一半就把她拉回到路上继续奔跑。新种下的雏菊一直为图像焦点持续2分钟,之后被昆虫覆盖。
<02:43 — 10:56>白色。
SCP-3448 Day 8实验笔记:
好,我们有点东西了。只有一点点。但这是我们能想出的全部。
所以Tony是处于半死状态,对吧?但这似乎不是常规的来生。而是围绕某种更抽象、更概念的死亡象征所构建。所以这意味着,所有“半死”的东西都会出现在这,对吧? 好,那么死的东西都会在那里,但我们不太确定这到底是怎么样。
但,我都不相信我居然在写这些,要是我们半杀掉什么东西呢。好,是的这听起来傻透了,但是,我们想送些什么去帮助Tony。我们没有其他特工愿意和他一样接受任务,而要是错失这次探索机会我会被诅咒的。我不知道Tony有没有什么,或者无生命物在另一边要怎么用。但我们至少得抓住根稻草。
Jared觉得如果要给他送些东西,我们该送的是能自卫的东西。很不幸,我们这边武器配备不足。所以我们要送他次好的东西- 打火机。虫子不喜欢火对吧?我是说,也许他们不是真的虫子,但火总体对这些东西有用。总之我要测试下。
程序:
1. 部分解体一个打火机。
2. P把打火机塞进SCP-3448。
3. 启动SCP-3448,在同一时间试图完成对打火机的拆解?(也许用爆竹?或者捕鼠夹?不知道,会想出办法的)
天,杀死打火机听起来好傻。但操他妈的我们要试试。


Day 9的静止截图,17:31 - 17:54成像
SCP-3448 Day 9成像结果:
<04:00 — 04:04> 形成于0400。男人携带打火机跑过花园,拉着一个女孩在其身后。男人奔跑,他看起来对手中的东西很困惑。四分钟后,他将打火机装入兜中。
<10:04 — 10:29> 一个常人大小的泰迪熊对着房间门坐着。墙由泥浆和泥土组成,有骨头和根伸出。04:00—04:04 中的女孩坐在房间另一侧,腿抵住胸口。她前后慢慢摇晃了三分钟,随后开始走向泰迪熊。她开始一边猛拉泰迪熊的腿一边说话。女孩随着请求开始快速变老。泰迪熊没有活动。
<16:29 — 16:31> 男人站在花园里。他在被一大群昆虫叮咬/蛰刺。女孩从附近对她大喊,被昆虫无视。男人看向女孩,回叫了什么,然后伸手摸口袋。
<16:31 — 17:31> 红色噪点。
<17:31 — 17:54> 一团篝火。
<17:54 — 20:54>灰色。
<20:54 — 23:54> 女孩反复用一根尖锐的腿骨戳刺地上躺着的男人。他们被烧焦的昆虫尸体环绕。
SCP-3448 Day 9实验笔记
我操。
真有用了。
然后他…操我不知道这发生了什么。过去一整周感觉像看某人的迷幻药幻觉。
好吧,我们还是不知道这姑娘是什么,但刺伤Tony意味着她是敌对的,这意味着我们需要做什么。我找人帮忙弄到把手枪送过去。和打火机一样的程序。

SCP-3448 Day 10成像结果
<01:54 — 03:01> 一个老女人在用一根腿骨击打倒地的男人。他们周围都是烧焦的昆虫尸体,有一些还在动。
<03:01 — 04:01> 一个小女孩跨坐在一个男人身上,双手举起。男人用枪指着她。他们被泰迪熊包围,所有泰迪熊看向女孩。
<04:01 — 04:03> A cocoon一个茧坐在树枝上,所有叶片被手替代。茧裂开,钻出一只蛾。
<05:00 — 05:02>和03:01 — 04:01一样的画面。但泰迪熊全部手拿点燃的打火机,整个花园燃烧起来。女孩和手枪之间有一颗子弹停留在半空。
<05:02 — 06:00> 亮红色
<06:00 — 06:00> 和之前图片一样,但花被换成了锁链,全部在燃烧。女孩变成了骷髅,但头发保留。男子越发瘦弱,形如骷髅。锁链缠住了男子和女孩的骷髅。
<06:00 — 07:00> 暗红色
<07:00 — 07:02> 子弹穿透女孩的头。
<07:02 — 13:02> 噪点。
<13:02 — 13:16> 男子站在花园中央。所有花朵全部开放。昆虫实体从空中如雨落下。女孩不再出现。填充玩具乌鸦倒在Tony边,其头部有一子弹大的洞。十三分钟后下列文字出现在屏幕下方:“我希望你远足愉快,爸。”
SCP-3448 Day 10实验笔记
操。
这到底。
操。
我觉得我还没有在连续两次实验中如此分裂过。
但他还是—他开枪打了她。我是说当然了他肯定会,我们都给他枪了但我不相信。我没有真的以为会发生这种事。不过,还能发生什么事?但这…操
然后大概,五分钟后电话打了过来。首先是Joyce来说她爸爸没有垂死了。我告诉她如果家里有和Tony有关的怪事发生就联系我,但这根本不是一次冷静的告知通话。她太兴奋恐慌狂喜害怕我他妈不知道。
最后是O5-4的电话。唯一知道这个小计划的议会成员。取消了资金以及一切。他祝贺我成功,告诉我全烧了。一开始就很明显。这在我们的合约内。这是我们一开始就给人们说过的:“本计划只有一个目标——收容死亡这一黄昏级认知危害”。
我们做到了?不,我们没有真的做到。这些年的理论及数据分析,遍寻异常墓地,从MTF突袭中搜刮,最后,我们得以面对死神,我们做了什么?我们他妈的射杀了他她。我们现在只有一个写着安息的墓碑:安息。
我们搞砸了。
我们没有收容死亡。
我们把它消灭了。

Footnotes
1. 此处的死亡是指死亡的概念形态。这与任何意义的来世不同,也不限于生物。
2. 这意味着,残留信号所反映的大脑活动与暴露于对象概念表现下所受刺激相同。

这篇文章被编辑了 2 次. 最近一次更新是在 13/06/2018 23:58:51

darkequation
SCP基金会研究员
[Avatar]

注册时间: 05/06/2016 17:59:33
文章: 104
来自: 貓砂盆
离线

原來整件事情是2718的後續嗎!?

又把新出的故事看了,Michaels家三兄妹真是多災多難......

这篇文章被编辑了 2 次. 最近一次更新是在 13/06/2018 23:23:14


Without reality, dreams are merely in Heaven;
Without dream, reality is nothing but Hell.
-Ivan "Darkequation" Huang, Savior of Azeroth, Admiral of Sukumo Bay Anchorage, Remnant of Abnormality Institute, Conqueror of Calradia, The Last Dragonborn, Minutemen General, Slayer of Ender Dragon, Disciple of Zeco, King of The Void
 
论坛首页 » SCP翻译文档发布
前往:   
Powered by JForum 2.1.9 © JForum Team